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人体最温暖的地方+爱看政论节目的大姐】【作者:bouly】
【人体最温暖的地方+爱看政论节目的大姐】【作者:bouly】
字数:330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人体最温暖的地方

  半年多没逛夜市,前几天心血来潮,拉着妈一起去,主要想热络一下亲子感情。

  久久没来,夜市多了几家新面孔,才逛不到一半,两个人就吃撑了。

  难得一起出门,不想这么早回去。

  望了一眼几十尺外的飞镖摊,便硬拖着妈去。

  人还未到,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男子托了两个篮子迎出来。

  「美女,射气球吗?满分送日本原装进口娃娃一个。」那人满脸堆笑。
  「老板,两个人。」我说。

  「两个是吧,来来,帅哥你的,美女拿好喔。」老板递过篮子,熟练地安排我们站位。

  一拿到飞镖,我便跃跃欲试。乔好势态后,连珠射去。

  「投十中六,三等奖——乌龙茶一罐。」老板吆喝着。

  接过不知哪个牌子的饮料,我有点哭笑不得。

  望向老妈,她已射出5镖,却无一中的。

  「美女来来来,我帮你准备大一点的气球。」

  老板掏出特制气球,迅速地打气绑好,一看果然比普通气球大了一倍。
  老妈被逗得眉开眼笑,可惜手上功夫还是不行,飞镖一一落空。

  「中一个,安慰奖——气球一包。」老板递来一小包东西,对我眨了眨眼,道:「帅哥,给你回去好好安慰一下女朋友。」

  「他是我……」老妈俏脸一红,正要说话,却被我打断。

  「走吧老婆,今天运气不好。」挽着妈的手臂,掉头离开。

  妈低头不语,一路被我牵到夜市旁的小公园,找了张长椅坐下休息。

  「哇哈……好久没这么走了,有点累啊。」我伸伸懒腰。

  见妈沉默无话,便道:「妈,你很累吗?」

  妈说话了:「你刚刚怎么跟人说的?」

  我奇道:「说什么?」

  妈说:「你说我是你……什么老婆……什么的。」

  我笑道:「哈哈,那老板以为你是我女朋友,我就干脆说是老婆,你听了有没有很爽?」

  妈捏了我手臂一把,道:「乱讲什么?什么爽不爽?五四三没大没小!」
  我揉着手叫道:「痛啊,你干麻呀?人家夸奖你看起来很年轻呢。」

  妈生气道:「那也不能说我是你老婆啊,这种事可以乱讲的吗?」

  我说:「真是的,夸奖你也不行。难道我要说:『老板你瞎啦,这太太年纪不小了,其实是我妈?』唉唷……」

  妈又更大力捏了我一把,我拼命揉着手,一时间两人无话。

  冷风飕飕,也许夜深的关系,相比刚才热闹的夜市,这公园里行人若干,静得可以。

  我打破沈默:「妈,你真的生气啦?我开玩笑的。」

  妈说:「饭可以乱吃,有些话不能乱讲。」

  我说:「好啦,对不起啦。『我见妈抱着双手,似乎有点冷,便将妈拥了过来,道:」晚上好像变凉了。「

  妈侧头靠在我肩上,嗯了一声。

  「妈,今天玩得开不开心啊?」我问。

  「你玩得开心就好了。」妈双手握拳,撑在我大腿上,身子瑟瑟发抖,像只被遗弃的小猫。

  我一手握住妈的手掌,一手上下磨擦妈的手臂,说道:「说什么呢……我是特地带你出来,你才是主角好吗?」

  妈道:「你开心我就开心啰。」

  「切……」

  我搂着妈,感觉她身上衣服实在有点单薄,难怪抖不停。便抱得更紧些。
  其实我也冷,只穿短袖短裤就出门了,初时不觉得怎么样,现下真是有点吃不住。

  妈也察觉到了,翘起腿挨得更紧些,将长裙裙摆拉开,披在我腿上。

  人体最温暖的地方,莫过於胸腹。於是我的手,很自然而然地,潜移至妈的腰间取暖。

  而妈的手本来放在我的腿上,也很本能地,向我的跨间靠近。

  我另一只手藏在裙摆底下,闲着无聊,胡乱移动着。

  摸着摸着,怎么这大腿感觉愈来愈不像自己的?

  一想即明白,原来手不小心伸进妈的裙底,摸到她的大腿肉。

  那瞬间吓了一跳,缩着头准备等着妈的斥责,却不见妈说话。

  原来此时妈也在摸着我的大腿,两人各摸各的,各自取暖,天公地道,是我多虑了。

  我方才安下心来,轻轻摸着妈的大腿内侧,道:

  「妈,你这里好温暖。」

  「你这里也很热啊。」妈在我大腿根处抚摸着。

  「有个地方更热呢。」我一不小心又想开个玩笑。

  「哪里,这里吗?」妈愈摸愈深,隔着内裤,指尖轻挑我的老二。

  「妈!你干麻乱摸啦。」我羞道。

  「又不是没摸过,小时候睡觉,妈都是这样摸的,你忘啦?」妈说。

  因为天气实在太冷,加上妈的手艺真的很舒服,我实在不愿在此刻拂逆她。
  不过为了一报还一报,我也愈摸愈深,手伸进妈翘起的那只腿底下,摸到了妈的嫩臀。

  「找死啊,那里也敢摸?」妈的手上加劲,懒较不争气地勃起了。

  「妈你才是咧,我都几岁了,你还摸我鸟鸟。」我伸进妈的内裤缝里,臀肉又肥又软热。

  「你是我生的,摸两下会死啊?」妈嗔道。

  「我是你生的,奶都吃过了,还怕我摸?」我反击道。

  妈抬头狠狠盯着我,我则用无辜的眼神望着她。

  对峙了一会儿,不知哪来的勇气,迅速地向吗的嘴叮了一下。

  妈一时懵了,等回过神来,恶狠狠地往我下巴咬了一口。

  「唉唷,很痛耶。」我皱眉道。

  「谁叫你乱来,刚刚做那什么动作?」妈仍瞪着我。

  「因为天气冷,我看你嘴脣有点乾嘛。」我狡辨着。

  「是吗?」妈狐疑道。

  「天地良心。」我故作正经说。

  「哼!」妈又瑟缩躲进我的怀中。

  夜愈来愈深了,我和妈相依偎在冷冷清清的公园里,感觉却特别温馨。
  「妈。」

  「嗯?」

  「你说别人看我们现在这样,像一对什么?」

  「像母子啰,还能像什么?」

  「呵呵。」

  妈妈摸着我的鸡巴,因为妈妈知道,那里是人体最温暖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爱看政论节目的大姐

  最近发现姐姐每天晚上都在看政论节目。

  每天吵来吵去的垃圾节目有什么好看?我真的不懂。

  走过去推了推大姐肩头。

  「换台啦,每天看这种没营养的。」

  「不会啊,我觉得很好看耶。」姐不理会我,专心看着。

  扫了一眼节目来宾,都嘛一堆欧吉桑,我真的很纳闷有什么好看?

  「该不会这些人都是你偶像吧?」我怪道。

  「嘻嘻,对啊。」

  「你喜欢赵少康?」

  「嗯……他看起来很严肃,但其实蛮温柔的。」

  「那沈富雄咧?」

  「他讲话很风趣啊。」姐姐认真地模样,不似有假。

  「我靠……那赖士葆?」

  「讲话有点沙哑,声音很性感。」姐应答如流。

  「这根本被洗脑成9。2了嘛……」

  「好,那那个左边的叫什么?」我抓头问。

  「李俊毅吗?他被酸都还一直笑笑的,蛮有风度的。」

  「哦?黄伟哲呢?」我看着最后一位男性来宾问道。

  姐歪一下头,说道:「他啊……笑起来很缅覥. 」

  真是奇也怪哉,哪有全部都喜欢的,有这种观众吗?

  目光再度扫过萤幕上的众人,仔细品味刚才姐用的形容词。

  「很和蔼、讲话风趣、声音性感、有风度、笑起来很缅覥. 」

  「怎么有种既视感……」

  猛地一醒:「这些不正是形容我自己的吗?」

  惊奇地看向大姐,这才发现,大姐看电视的眼神,充满了慈爱与关怀,那是许久不曾对我流露过的眼神。

  我怪叫一声:「姐……你看着我呀!你为什么宁愿看他们,不看看身边的亲弟弟。」

  大姐依然静静地盯着电视,两行倩泪却潸潸落下。

  我忍不住疯狂地大吼:「为什么?为什么?你明明对我也有感觉,为什么不看着我?」

  「为什么?到底为什么?老沈你是这方面的专家,来老沈你怎么看?」赵少康道。

  站到大姐面前,大姐目光对着我,焦距却不在我脸上,依旧傻兮兮地笑着。
  我气冲上脑,不顾一切地吻向大姐,尽情地吸吮着搅动着。

  姐却一动也不动,任凭我在她口中放肆。

  我恼极恨极,开始将大姐身上衣服一件件脱掉,她还是没反抗,像一尊人偶似地。

  姐上半身一下子就被我脱个精光,我趴在大姐雪白的背肌上疯狂吻着。
  为了刺激她,故意稀哩呼噜亲得很大声,并伸手在大姐胸前胡乱摸着。
  姐的胸部不大,我快速地上下其手,精緻小巧的乳头随着掌缘四下摇曳。
  磨擦逐渐生热,愈摸愈烫,却还是烫不醒既顽固又可恶的大姐。

  「够了!真的是够了!究竟要睡到什么时候?」郑丽文瞪着鼻孔道。

  彷彿是听见了丽文的喊话,大姐终於清醒,转过身来,双手捧着我的脸,幽幽说道:「弟,我是你姐姐,我们是不可以的。」

  看着大姐苍白的笑脸,泪痕犹在,我亦流下泪来。

  「谁说的?是哪个王八蛋说不可以?只要相爱为什么不可以?」

  「不许这样说,法律就是这样规定的,我们斗不过他们,斗不过这个社会。」
  「这个我有研究,刑法230条虽然有禁止,但近亲性行为是属於告诉乃论。」沈大佬说:「好比说这个,伟哲老弟,有一天你和妹妹发生肉体关系,你们之间会互相提告吗?」

  伟哲道:「绝对不会,呃……我是说这个绝对不会发生关系,咳咳……」
  大姐听了之后,眼泪一下子溃堤而出,那是喜悦的泪水。

  姐姐脸上的笑容,彷彿雨中盛开的莲花,充满了生气与希望。

  「姐……」

  我又疯狂地吻上去,此时不再是与一尊木偶亲吻,而是大姐主动吸吮我,狠狠的吸着……

  「我们休息一下再回来。」赵少康道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